本站诚实介绍"肃宁"和"香港",学习HK,推动Suning国际化。

Suning County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Suning County News >

肅寧百歲老八路講述肅寧縣大隊抗戰往事

本文发布时间: 2015-Apr-25
本文内容:

北平解放後,63軍188師衛生處和供給處合並為後勤處,地點設在門頭溝。我叫呂碩,本名呂振綱,河北省肅寧縣(Suning County, Hebei province)人,生於1916年4月,按虛歲算,今年已經100歲了。我於1938年初參加八路軍,並於同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走上了革命道路。投身革命1931年至1937年夏,我在外打工。1937年5月,我失業回到老家,不久,“盧溝橋事變”爆發了。之後,我被縣區征調當民工,去河間修公路,在肅寧挖戰壕,協助國軍南撤。肅寧縣原國民政府縣長谷耀山隨國民黨53軍跑了,國民黨的政權垮了,人心惶惶,社會治安混亂,形形色色的真假抗日武裝紛紛興起,其中以共產黨領導的呂正操的河北抗日自衛軍和孟慶山的河北抗日遊擊軍較為強大,最受群眾歡迎,之後陸續收編了其他抗日武裝。孟慶山遊擊軍司令部及其下屬遊擊軍第三團1937年年末駐河間城裏,王一民在遊擊軍三團政治處任總務主任,他是保定第二師範學校的老地下黨,和我是一個村的。1938年春節一過,我離家到河間城裏找到王一民,參加了遊擊軍,在政治處當通信兵。五月初換夏裝的時候,我跟隨王一民先後辭掉三團政治處的工作,回到肅寧城裏在縣基幹隊工作,他任基幹隊政治指導員,我在隊部任文書,替他和隊長梁友梅抄抄寫寫和保管文件、書籍等。同年6月,經王一民介紹,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那一刻起,“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誓言成了我一生的追求。後來王一民同誌調走了,我接替他擔任代理指導員,後又擔任指導員,負責基幹隊的政治工作及發展黨員、健全黨組織和開展支部活動。此後一直到新中國成立前夕,我都沒有離開部隊黨務工作。縣大隊肅寧縣是1939年3月被日本占領的,是冀中最後一個淪陷的縣。1938年至1939年初,縣大隊的主要任務是鋤奸、剿匪、反霸,維持社會秩序,維護黨的政策法令在當地順利推行;同時修煉自身,為日後戰鬥作準備。1938年秋末,上級派來抗大二分校的田兆選,任縣大隊隊長。1938年夏末秋初,賀龍率領的120師來到冀中,120師特務團駐在肅寧。縣大隊為特務團輸送兵員,幫助他們圓滿完成擴軍任務。120師對肅寧縣的社會穩定和縣大隊的建設作出很大貢獻,縣大隊排以上的幹部基本上都在120師接受過訓練,成為縣大隊的骨幹。日本鬼子占領了肅寧後,縣大隊配合大部隊的行動,牽制和分散敵人的力量。我們四處出擊活動,除漢奸、搞宣傳、破路、毀橋、剪電線。鬼子在縣城成立了地方維持會,地主高老佩被任命為維持會長,成為肅寧的頭號漢奸。1939年夏的一天傍晚,我帶著縣大隊手槍班的六七名戰士,進到高老佩的家裏,把他押到村外的麥子地裏,宣布了他的罪狀之後,開槍將他擊斃。這次鋤奸行動對肅寧的漢奸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後方工廠忙生產1941年初,為了支持前線的戰鬥,冀中分區學習冀南經驗,由9分區第四遊擊總隊建立後方工廠,地點設在安平縣。我被調到後方工廠任政委,當時的廠長叫張旭。工廠一開始只是一個手榴彈廠,而後經過發展,逐漸拓展到制造炮彈、地雷,修理槍支,翻新子彈,生產被服、鞋帽等軍需物資的總工廠。為了增加產量,提高效率,給前線戰士提供更多的武器、服裝和棉被,我們可算是絞盡了腦汁。制作手榴彈、迫擊炮彈和地雷時要從翻砂開始。由於我們的工人大多是農民,沒有文化,素質低技術差,所以開始時生產效率低。我們深入車間發動工人,和他們同吃、同住、同勞動,幫助解決他們的生活待遇、勞保福利、優屬代耕等問題;開辦文化課、政治課,對工人進行教育;建立健全黨組織。工人覺悟提高了,生產勁頭猛增。我們還想方設法改進工藝。很快,就由原來的一周翻砂一次提高到一周翻砂兩到三次。原來我們只能制作黑色炸藥,後來發展到也能制作黃色炸藥。做軍裝、軍鞋用的顏料大部分來自天津等敵占區,由於敵人的封鎖,大部分時間都無法保證原料的正常供應,我們就發明了一些土辦法,比如用槐花、皂角染布,這樣既便宜又方便,染出的布也不易褪色。當時制作軍鞋時,最麻煩的就是納鞋底,於是我們將戰士們穿破的舊衣服在工廠裏裁好,然後分到區裏,再由區裏分到各村的婦救會,發動廣大婦女納鞋底,最後統一收回工廠上鞋幫,我們的戰士很快就穿上了又結實又舒服的新鞋。我們還研究用自制的顏料當鋼筆水,供給幹部戰士使用。我們還曾嘗試自己造紙,但效果一直不理想,後來就只好放棄了。九死一生險突圍轉眼到了鬥爭最殘酷的1942年。當時我在九分區後方供給部任總支書記。為了防止在敵人的掃蕩中遭到敵人破壞,我們將工廠疏散,把設備埋藏起來;人員也分散隱蔽。我和一些同誌繞過敵人的據點輾轉來到白洋澱,隱藏在蘆葦蕩裏,躲過了敵人的“五一”大掃蕩。到了秋天,接上級指示,分區轉移到路西。我們晝伏夜出,穿過敵人的兩道封鎖溝,過了鐵路,到達完縣集結。1943年春節過後,分區一分為三,十八團等主力部隊跟隨呂正操司令員赴晉綏戰鬥,魏洪亮政委帶兩個精幹連和少數幹部回到冀中九分區,我和剩下的大批幹部全到唐縣張各莊冀中教導團學習。教導團按學員文化程度編有五個連,因為數學基礎低,我編入四連。5月份的一次反掃蕩中,因為比其他連隊轉移遲後一夜,錯過了最佳轉移時間,我們只能不停地變更方向,試圖跳出敵人的包圍圈,但是到下午還是和敵人正面遭遇了,戰鬥打得很激烈,我們連傷亡慘重,連長、指導員都犧牲了,帶領和掩護我們突圍的騎兵團政委也犧牲了,連隊也被打散了。我和副班長杜秉軍以及另一名學員最終沖了出來。突圍後我們三人藏在一個小山頭後稍作休息,撕毀文件,忽聽到山頂上鬼子的吼聲,我們立馬掄起背包、抱著步槍滾下山坡猛向前跑,並盡量忽左忽右不走直路。忽然我跌倒在地,我的左小腿被敵人的子彈打穿了,血一個勁地往外流。幸虧沒傷著骨頭,我忍著劇痛趕緊用綁腿把傷口綁緊了接著跑。四周圍都是日本鬼子和漢奸,槍聲一直響個不停。我們三個躲到了附近的一個村莊裏。那裏的老百姓都被鬼子嚇跑了。我們剛鉆進一個牲口棚內半人多高的草垛裏,鬼子就進村了。只聽見鬼子兵哇啦哇啦地叫著,一個漢奸在前面叫喊:“有八路沒有?”大約過了半小時,鬼子到別處搜捕八路軍了。等到晚上,我們出來才發現村裏還藏著我們的同誌。大家稍微休整了一下就準備出發尋找隊伍。我因為腿傷發炎發起了高燒,只能留下來養傷,一塊兒留下來的還有另外兩個傷員。為了保持戰鬥力,槍支、子彈都交給了出發的戰士,我們只留下幾顆手榴彈以防不測。我們三人在村子裏安全度過了兩天,到第三天突然發現村裏雞飛狗叫,感覺八成是有情況了。於是大家商量了一下,決定每人拿一顆手榴彈分散隱蔽,萬一不幸被抓住了,誰也不許暴露其他人。我藏到了一戶人家的小倉房。倉房只有一個小窗戶,光線很暗,墻角放著兩個被套,被套前面斜立著兩三根檁條。我小心翼翼地鉆過檁條,避免在塵土上留下痕跡,托起被套把自己蓋住,盤腿坐在地上。不一會兒,鬼子就搜到了這個倉房,他們一邊哇哇叫著一邊四處亂翻,還用刺刀到處亂捅。我躲在被套下面,手裏握著手榴彈的引線,暗暗地提醒自己要“沈住氣、沈住氣……”並暗自發誓一旦被鬼子發現了,就和鬼子兵同歸於盡!幸運的是,鬼子們沒有發現我們。傍晚,我們三個傷員聚在一起商量,認為旁邊已經建立了鬼子的據點,不能在這裏待了,得馬上轉移到山裏。我們簡單地吃了點幹糧就出發了。走了好幾天,三個人都走散了,只剩我一個人在深山裏走。天亮時,我爬上山觀察地形和敵人的動向,尋找方向和路線,看如何才能走到敵人背後去。黃昏將近,我按照白天看好的路線下山。山溝很深,兩邊是高高的山峰(後來才知道那是百花山)。走了一夜,天明時,我躲在一個小山坳裏,後來被三分區騎兵團的偵查員發現。他把我帶到騎兵團的連部。兩、三天後,教導團路過這裏時,我回到了教導團,編入一連,並被送到醫院療傷。傷愈後,即回到教導團繼續學習。農歷八月十五,我奉命穿過平漢鐵路從路西回到冀中九分區,任機關總支書記。抗戰勝利1944年9月30日,肅寧全縣解放,是冀中地區解放最早的一個縣。1945年春節過後,我從九分區機關調回肅寧縣大隊任黨總支書記。在分區的統一指揮下,肅寧縣大隊參加了解放河間、文安、大城、勝芳等地的戰鬥。當時霸縣信安鎮的戰鬥,我仍記憶猶新。那是在1945年麥收時節,分區部署同時拿下敵人的兩個據點:一個在天津附近的堂二裏,由24團攻打;另一個在信安鎮,由肅寧縣大隊配合34區隊攻打。在那次戰鬥中,我們按照事先的部署,進入陣地,包圍敵人的據點,安排狙擊手狙擊據點裏的敵人,挖地道準備炸毀敵人的碉堡。同時,我們發動心理攻勢,向敵人喊話:“日本鬼子就要完蛋啦,趕快棄暗投明吧,不然你們就要‘坐飛機’(被炸飛)了。”被我們圍困了七天七夜,據點裏的敵人沒吃沒喝,得不到支援,更怕“坐飛機”,最後只好乖乖地繳械投降。1945年8月的一天,我們在完成一次戰鬥任務返回肅寧的路上,路過高陽河西村,軍分區的通信員趕來報告:日本投降了!聽到這一消息,大家高興萬分。村裏的老百姓紛紛燃放鞭炮,歡呼慶祝。歷經八年的艱苦奮戰,我們終於打敗了日本鬼子,取得了勝利。肅寧縣大隊隨即編入野戰軍冀中三縱隊564團,我任團政治處總支書記。我隨部隊投入了保衛張家口的新的戰鬥。呂碩,男,漢族,1916年生於河北省肅寧縣。1938年加入冀中抗日遊擊隊,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擔任過指導員、政委、總支書記等職務。解放後先後在最高人民法院、冶金部地質局、中條山有色金屬公司、甘肅金川八八六廠、甘肅省西北有色冶金機械廠等部門工作。1976年退休,1983年改為離休。現安置在廊坊市老幹部休養所。


(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
---------------------------------
本网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协议。
本網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協議(arbitration agreement)。

Suning County (肅寧縣 ; 肃宁县)
traditional Chinese: 肅寧縣
simplified Chinese: 肃宁县

Suning Internationalization

根据中国《地名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
"肃宁"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

本网站诚信介绍"肃宁县"(Suning County, China),Suning 是中国地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二条和第十四条、《伯尔尼公约》等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著作权。网站绝非简单内容堆叠,也并非网站网址模版。


2019-Jun-23 10:02am
栏目列表